股票代碼:002092

企業動態

我們的夢想在你們手中傳承

發布時間:2013-06-08 作者:——采訪新疆燒堿廠創始人繆龍森 編輯: 出處: 閱讀量:

歷史是一條長河,沒有中斷的那一刻;歷史是一部精確的刻錄機,記載著宇宙間的變遷,也銘記著英雄們無畏的壯舉;那爬滿枸杞的老滿城城墻向后人訴說著曾有的荒涼、曾經的輝煌;而每一次觸摸這段殘城斷墻,都會激起一片塵囂中的美麗回響。

?

氯堿化工的不解之緣

55年前,在大學生都少有的年代,研究生畢業的繆龍森還是八一農學院一名年輕的講師。而年輕的他,似乎還并不知道今后自己的一生都將與燒堿廠有著不解之緣。

?

?

1958年歲末的一天,新疆八一農學院孟梅生院長將繆龍森叫到辦公室,為他倒了一杯水之后,笑著對繆龍森說,“小繆呀,你的課都講完了,給你安排一項新工作,派你去院辦工廠,你準備好了嗎?”

“孟院長,我準備好了。” 繆龍森大聲地說道。孟院長笑著說,“我有三條要交待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完成?”

“您說吧,一定完成任務。” 繆龍森回答。

“好。院黨委決定派你任農藥廠的副廠長,辦好這個廠的意義,你已經知道了,非常重大,我們新疆沒有氯堿工業,這個廠要是成功了,對新疆工業的貢獻是巨大的,所以院黨委要求你:要見產品、見成果、見人才,三項任務,務必完成。”

繆龍森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消失了,他從孟院長的口氣里品出了身上擔子的重量,他一臉嚴肅地向院長保證:“請院黨委放心!”

就是這一次的對話,徹底改變了繆龍森的人生軌跡,也是這一次的對話讓繆龍森與新疆氯堿工業有了不解之緣。

?

選址馬料地

19595月,新疆八一農學院領導經過討論決定,自籌資金20萬元,向自治區化學工業局申請支持并得到幫助,同時撥款10萬元,共計30萬元籌備建新疆八一農學院農藥廠。另一方面為了讓農藥廠做到教學、生產相結合,院領導將廠址選在了距農學院約1.5公里的西山馬料地。

在幾百畝的荒地上零零星星散布著一些墳瑩,還有幾座廢棄的破磚窯,西北角有一個面積不大的小葦湖,地形高低不平,沒有一棵樹,異常荒涼。狼、狐貍、野兔經常出沒,葦湖中時而有幾只野鴨嬉水。站在高高的土丘上,放眼望去,一蓬蓬的駱駝刺,一片片的芨芨草和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戈壁荒灘。這是繆龍森初次踏上這片土地時的景象。

而這個曾經因清朝年間用來供給老滿城內官兵喂馬做飼料而得名馬料地的幾百畝土地,在沉寂了半個世紀后,被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拓荒者打破了他原有的平靜與荒涼。

?

從農藥廠到氯堿廠

在農藥廠建廠方案以及建廠地點確定后,院黨委為加強技術人員力量和技術培訓,使職工盡快掌握開車技能,決定抽調石俊芬、賀麗文等八名教學輔助人員到農藥廠,但因為他們八個人沒有一個學過化工,所以決定將他們派到有經驗的大企業進行業務培訓,保障開車能夠順利成功。

在學習過程中,大家逐漸體會到,第一,要辦農藥廠投資太大,學院沒有多少經費,30萬元的資金能力是不夠的,如果硬要上,恐怕會半途而廢;二是農藥廠需要氯氣,新疆目前還沒有氯氣;三是天津農藥廠的10591065農藥殺蟲效果比較好,特別是1059也需要氯氣;如此說來,辦投資規模比較大的農藥廠不如先辦一家小型氯堿廠更有把握,氯堿是生產農藥的原料。有了這種想法,繆龍森向八一農學院黨委呈上了一份調研報告,把經過調查研究后的結論寫了出來。八一農學院黨委經過認真研究討論后,采納了繆龍森的意見,把農藥廠先改辦成小型氯堿廠,因為氯堿是許多農藥的原料。就這樣,八一農學院農藥廠還沒有建成,就改成生產氯堿了。

?

自己動手建廠房

1959年正是困難初期,每人每月糧食定量供應。沒有房子,沒有食堂,吃飯在工地上,大家開玩笑說“露天食堂吃飯香”。 為了抓緊時間把廠房建起來,吃完飯后不休息,大家從早晨一直干到天黑才收工。當時大部分人住在學院宿舍,下班時間是晚上八點鐘,天都黑得實在看不見了,大家才三三兩兩地往回走。從農藥廠到農學院有兩公里遠的路程,大約走上20分鐘,每天當人們都已經吃完飯了,這些農藥廠的干部職工才披著星光向家里走去。當時工人的月平均工資也只有近30多元,且又處在國家困難時期,可是沒有人懈怠,大家只有一個信念,早日把工廠建成。

但困難接踵而來。今天燒的煤沒有車拉,明天是面粉、蔬菜沒有車運。馬料地離市區又比較遠,大伙每天挑著擔子走十幾里路去買菜。煤礦倒是離農藥廠不遠,幾里路。大家就用架子車到煤礦直接拉煤,每天派人去拉一趟到兩趟,吃的面粉要到面粉廠去拉,面粉廠離農藥廠比較遠,十多公里,每次他們都是帶著打氣筒去,架子車就是兩個轱轆,一個木板,前頭有一個人背著一個帶子拉,后邊有幾個人推,由于車上的東西沉,經常需要打氣,走走停停,即使這樣的兩輛架子車,也是當年農藥廠的寶貝,是廠里的全部家當。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500多平米土木結構的宿舍和食堂、菜窖終于在入冬前建好了,大伙兒總算有了屬于自己的“家”。在搬家前后的那些日子,大家走進自己親手修建的房屋里,不由得回想起打土坯、背石板、蓋房子那些不平凡的日日夜夜,很多人激動地流出了熱淚。

?

開車 難熬的38個月

1959年底,在參加過化學工業部召開的基建工作會議后,繆龍森拿著化工部給的一臺320千瓦直流發電機成套設備的批條,來到上海先鋒電機廠,拿到了氯堿生產的核心設備。

設備有了,但建廠依然面對諸多困難。擺在繆龍森面前的首要困難就是沒有技術人員。派出去學習的技術員還沒有回來,而分配來的一批員工認識字的都沒幾個,什么都不懂。最后多虧當時化工局的總工程師建議,把化校的一批同學吸收過來,其中包括燒堿廠李福全、鄧星成,同時還安排了設計院部分的職工到廠里來勞動,正是有了這批人,廠子的基礎才穩定下來。

正當技術人員在外地學習技術的時候,在家的人開始準備設計方案了。繆龍森負責工廠的工藝設計,他跑了許多地方才從北京化工院校,拿來一份設計方案。當時化工部設計院有三個版本成套設計,即年產1000噸、年產3000噸、年產7000噸三類,繆龍森他們選擇了第一類。然而他們并不清楚這個方案是學生的畢業設計,而并非正規設計方案,是學生給縣辦工廠土法上馬設計的一個方案,既不健全,產品品種也很單一,可以說漏洞百出,但當時誰也不清楚真正的設計方案是怎樣的,一看是設計方案,又是北京化工院校設計的,就這么辦吧。孰不知這為日后試車失敗埋下了苦果。

在幾次試驗后,繆龍森發現這是一個不完整的設計。比如鹽水電解以后,還有一部分沒有電解,這部分應該通過蒸發后在返回鹽水(和現在的離子膜二次鹽水是一個道理),但是當時因為設計這套工藝的人也沒有經驗,所以缺少這個環節,為后續生產帶來巨大隱患。并且當時的鹽鍋是一個平底鍋,鹽根本撈不出來,這次不足為試車失敗埋下了苦果,最后還是去杭州學習才解決了這個設計上的不足,這些因沒有經驗多走的彎路,讓設備調試時間正在持續了38個月,直到19612月才開車成功。開車的時候是一個下雪的天氣,繆龍森說,那時站在廠房的墻角回想這走過來的路程,真是一個難受的38個月。

?

我們的夢想在你們手中傳承

對于夢想繆龍森說,55年前,馬料地還是一片片的芨芨草和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戈壁荒灘。燒堿廠也只有一套工藝不成熟、產量只有一千噸的生產裝置。那時候的夢想就是將企業規模擴大到兩萬噸,讓燒堿廠能成為國內能數得著的企業,但歷史的原因我們沒有能夠實現這個夢想。

而今天,雖然沒能親回到自己曾經與老朋友們一起奮斗過的地方看一看,但通過企業的宣傳片、通過新聞媒體的報道、通過大家的講述,看到大家這種干事的勁頭,看到大家現在取得的成績,我們當年的那個規模只有一千噸的燒堿廠現如今產能已達到百萬噸,成為全國第一、世界前列的企業集團,怎能不激動,他說,是我們的夢想在你們手中得到傳承。

繆龍森說,雖然已經退休二十多年了,但心里是非常想回去看看的,親眼看看我們的企業取得的成績,要是我現在年輕十歲或者二十歲,我還要回到中泰去,再為企業出謀劃策。

?

?

?

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成年网站未满十八禁视频APP,午夜拍拍拍无档视频免费,日韓人妻无码精品专区